安冷

我很懒……

【周叶】我从未离开

*ooc严重

*一方死亡梗

*甜文!真的是甜文!!

(一)

叶修接受了周泽楷的告白。

这个消息曾震惊了整个荣耀职业圈,但是之后的消息却让人悲痛。拥有荣耀之神称呼的叶修,和苏沐秋一样。

因车祸去世了。

和苏沐秋不一样的是,他在一众职业选手死寂的注视下火化下葬了,黄少天那天沉默了,喻文州卸下来温和的笑脸,韩文清只是久久的盯着那一方小小的盒子,不做言语,王杰希同高英杰说着叶修的坚持,苏沐橙同兴欣一众缺席。叶秋红着眼眶手捧盒子,对他说:“你这个混蛋哥哥,不是说祸害遗千年吗,你怎么就……怎么就…………把担子都丢给我,这样子还让我怎么离家出走……?”

比当初他的退役更让人难以相信,那个携新战队凯旋归来,又在苏黎世同国家队获得冠军的叶修,就这么死了。

(二)

周泽楷在找陈果要到君莫笑之后回到了轮回,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锁了两天。

但是次日,江波涛敲响房门时见到的周泽楷和从兴欣回来后完全不一样,脸上洋溢的幸福和喜悦连孙翔都能察觉到。

“队长,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江波涛一番纠结下,还是选择和队长聊聊。

于是……

“江?”

“虽然叶神的离开让你伤心了,但是……”

“江,没有。”

“队长你是说叶神没有死?”

“嗯!”

江波涛开始明白为什么周泽楷会那么开心了,队长出现幻觉了,他还认为叶神没死啊!

“队长,虽然我知道很残忍,但是你要知道叶神已经死了。”江波涛皱着眉头,想向周泽楷说清楚事实,但是周泽楷已经冷下脸关上房门了。

(三)

虽然这是早已预知的结局,但是江波涛还是不忍心接受。

正值当打的周泽楷,因为幻觉日益严重退役。而他离开的那一天,天空仿佛看到了,也在哭泣,周泽楷向江波涛表示他不会离开荣耀,哪怕是在网游里。

“继叶修之后的荣耀第一人去打网游?周泽楷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江波涛如是说道,他哪怕最初在那个不知名的战队奋斗都没有这么无力。

周泽楷只是微笑着,提着行李箱步入大雨之中。

(四)

周泽楷撑着伞走出火车站,走向了自己在H市的公寓。他只想离叶修近点,哪怕再近那么一点……

他初识荣耀职业圈的时候,联盟已经步入正轨,他同苏沐橙、张新杰等人被称作黄金一代。

而他最开始的敬佩是那个被称为斗神的男人,叶秋。

叶秋用着一叶之秋带领嘉世三连冠,他付出了自己最宝贵的时期,但是被嘉世老板污蔑,所谓的状态下滑。所有的人都没有替他正名,可以说无力替他正名。

而他自己没有任何声明。

他像个盗贼,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

他是最温柔的人,也是最冷酷的人,面对着指责也一笑而过,对着粉转黑的众人不予理会,但是,对后辈新人的指导又无比耐心。

他是第一个,说我有着不俗的天赋并且自己愿意努力夺得冠军的人。

想让人就这样沉溺于他的温柔中时,当发现自己的喜欢变质时…………

周泽楷微眯起眼睛,他偷走了自己的心,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是又在他最绝望的时候再次出现。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狡猾,即使被偷走了心也让人没办法对他生气。

周泽楷出神的想着,以至于呼啸而来的轿车也没有将他唤回。

而当他反应过来,轿车已经快撞上,那一刻时间好像变得很慢很慢,周泽楷看清了司机惊恐的脸,也看清了反射着点点灯光的雨滴。

他甚至想着兴许这样就能去见叶修。

但是一股力量推动着他。

他甚至感觉听到了那人戏谑的叫着自己小周。

而一切都像没发生一样,就连自己的行李箱也在身边安安静静的立着,除了自己坐在街边。

周泽楷怔怔的望着空荡荡的街道,又是自己的幻觉吗……

(五)

周泽楷打开了电脑,将账号卡君莫笑插 入登录器。

“前辈…………”周泽楷磨蹭着屏幕,好像这样这样他就能触摸到那人一样。

但是都是徒劳的啊,就像那人已经离开了,离开了自己,离开了战队,离开了他最喜欢的荣耀。

自己的感情也注定无疾而终。

周泽楷将脑袋埋进自己的臂弯,头发因为没有注意打理变得乱糟糟,本来被吹的翘起来的头发也下垂着,诉说着主人的低落。

“想你。”

(六)

而周泽楷不知道的是,在他不知道的地方,叶修守护着他。

叶修看着这个对自己表白过的后辈渐渐颓废,着实废了不少功夫帮他稳定情绪。

在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的时候,让君莫笑的海报像被风吹动一样,轻轻落在他面前。

在他每次外出的时候,守护在他身边,看着他自己想的出神,总是死盯着路面唯恐稍有不慎就会撞到他,就像自己……

至少要护他一世周全,叶修这么想着。

(七)

而现在周泽楷睡着了,伏在电脑边,屏幕中的君莫笑静静立着。

嘘,不要吵醒他。

叶修轻轻拥住了他。

晚安,小周,我们梦里再见吧……

我,从未离开你。

【亮鹊】心悦君兮

叮!秦缓看着屏幕有些呆滞,对于为什么他会答应一个在网上认识一年不到的人一起去游乐园,秦缓对自己的脑袋持不信任态度,甚至想给自己一巴掌清醒一下。不过这是等他一切都准备好了站在路口吹着风才记起来的。

“叮!叮!叮!”手机的提示音像在霸道的宣誓存在感,一直响个不停。

秦缓戴上耳机,冷着脸,点开了手机。

“在你身后哟。”诸葛亮略带调笑地说到,口中呼出的温热气息轻轻地拂过了秦缓的耳边。

秦缓侧过脸,看着笑眯眯的学长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禁觉得耳尖发热,生硬的叫了声:“学长……?”

“嗯哼,听你语气,不想见我?”诸葛亮挑起好看的眉毛。

“只是没想到学长会约人出来而已。”秦缓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想要遮住微红的脸颊。

“以前确实不会,不过我突然想找人看雪,所以你可是我第一个亲自约出来的,开不开心。”诸葛亮微微勾起了嘴角。

“……学长说笑了,如果学长认真的想约人出来我想学校里那些女孩子们都是很愿意的。”秦缓缩了缩脖子,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围巾里。

“她们倒是想约我,可是我就想约你啊,头都要被围巾全盖住了,这么好看的脸,不出来露露,而且你不嫌闷吗?”看到秦缓的动作,诸葛亮不禁生出起了一丝想捉弄他的想法。

“……不会”秦缓闻言将自己的围巾裹住大半张脸,睫毛将紫色的眸子遮掩住,苍白的皮肤早已掩饰不住微红的面色。

“脸这么红,害羞了吗?”诸葛亮笑眯眯的看着秦缓,眸子只能够装下他一人似的。

秦缓撇过脸,疑似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强行扯开话题:“学长,去哪儿?”

“你心里。”

又是调戏。秦缓微微皱了皱眉,眸子里划过些许复杂到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绪。

“诸葛亮学长请认真一点!”秦缓强行压下内心叫嚣的羞耻感。

“好好,你决定吧,不过真是逗你逗不厌呢。”诸葛亮说的十分轻佻,但是眼睛中流露的情绪没有办法骗人。

“学长,那去玩海盗船?”秦缓愣愣的说。

“海盗船吗?不错,走吧。”诸葛亮挑眉轻笑了一声。

“嗯……”

“嗯哼,怎么了”诸葛亮似乎感受到秦缓的欲言又止。

“没什么,走吧。”说着秦缓加快了速度,似乎想早点离开,让他很尴尬的气氛中。

“OK”诸葛亮微微一笑便跟了上去。

海盗船上……

“…………”秦缓看着不停摇晃的色彩有那么些许走神。

“嘿嘿,回神了,想什么呢,这么认真”诸葛亮把手在秦面前晃了几下。

看来要告诉这个笨蛋了啊,诸葛亮叹气。

“……等会儿去坐摩天轮吗?”秦缓开口。

“好啊,就这个?你想了这么久。”诸葛亮笑了,像个太阳一样耀眼的人,秦缓想。

“……不久。”秦缓感觉自己身体有点僵硬,秦缓抓紧了扶手,坚定了心里某个想法。

“嗯,那现在就去?”不知不觉中海盗船已经停了下来。

“好。”

“那走吧。”诸葛亮倒是没太在意,不管怎么样,反正……他的目标,不会变。

“……学长,关于摩天轮,有个传说,你听说过吗?”秦缓踌躇片刻说道。

“你说。”诸葛亮似乎对这个不太感兴趣,但是秦缓既然开口了,他也只好接下去。

“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以分手告终,但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与恋人亲吻,就会永远一直走下去。”秦缓说的十分认真,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内心却十分害怕,他害怕诸葛亮并不喜欢他,自己做的准备一切都是,一厢情愿……

“哦?很有意思”诸葛亮悄悄地瞟了一眼秦的嘴唇。

“所以学长,如果你遇到你真正喜欢的人,才应该带她坐摩天轮。”秦缓说着,手已经在颤抖。

“那走吧,一起去。”诸葛亮这个时候却勾起一抹浅浅的笑。

“…………好,学长。”秦缓就像如释重负,微微笑了笑。

“嗯哼。”

摩天轮……

等到检票过后,秦缓扯住诸葛亮的衣袖,拉着他走进一个摩天轮的小箱子。

“进去。”秦缓感觉脸颊有些许发热。

“嗯,走”看着秦缓的脸,诸葛亮不自觉露出了一丝微笑。

秦缓坐着,与诸葛亮四目相对。

小箱子摇摇晃晃的,眼看就要升到顶端,秦缓深呼吸,涨红了脸,对诸葛亮说:“学长……”

“别说话,听我说。”诸葛亮嘴角的微笑更深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好像不自觉就对你有不一样的感觉,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成了我的特别关心,我原本是一个对任何人都不假辞色的人,唯独你……”

“我喜欢你。”

坚定的陈述句。

诸葛亮对着秦缓说,我喜欢你。

秦缓哭了,像个孩子似的将脑袋埋在自己的臂弯里。

声音带着一丝沙哑,他对诸葛亮说:“我也喜欢你,孔明。”

“哭什么啊,这是个高兴的日子”诸葛亮露出了宠溺的笑容。

秦缓笑着抹了把泪水,红红的眼眶也掩饰不住的,是喜悦。

秦缓抱住了诸葛亮,浅尝辄止的亲吻,彼此纠缠的呼吸。

是的,我心悦你。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庆君知。

【黑遍全联盟】关于昵称……(上)
*all叶
*极度ooc预警
*沙雕七夕段子
*聊天体
[荣耀职业选手群]00:00
君莫笑:七夕到了,冯主席有个提议。
沐雨橙风:叶修哥,你不是睡觉去了吗?!
君莫笑:咳咳,沐橙别拆我台行吗……
夜雨声烦:老叶老叶既然七夕到了你单身我也单身不如我们俩一起凑合着过一下七夕啊好歹认识了这么久我们谈恋爱试试啊我说你不至于这么绝情不在意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吧蓝雨虽说暂时没女选手但是你过来也是可以的
一枪穿云:轮回
无浪:队长的意思是……叶修前辈来轮回过七夕吧
王不留行:叶修,来微草
君莫笑:你们都别闹,乖
君莫笑:冯主席说为了让我们显得更亲近,七夕用昵称来互相称(伤)呼(害)
风城烟雨:比如叫你…叶不羞?
王不留行:叶修的老公,谢谢
索克萨尔:叶修的小喻?
一枪穿云:叶叶的泽楷
一叶之秋:你们怎么都喜欢叶修啊?
无浪:二翔你………
石不转:特别关心
大漠孤烟:十年宿敌!
鸾辂音尘:云秀姐,沐橙姐,这算韩队怒刷存在感吗!
风城烟雨:算
沐雨橙风:算
夜雨声烦:老叶永远的男友黄少!
君莫笑:哎哎哎,等等,你们跑题了吧?!还有,昵称不是这么取的吧
君莫笑:像黄少天,叫他大黄啊,少天啊什么就可以了
王不留行:大黄狗?
夜雨声烦: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滚,叫你治痛经好了
沐雨橙风:欢迎大家收看大型对话节目
风城烟雨:《庙药日常》
鸾辂音尘:大家有人的捧个人场
君莫笑:哎哎哎,你们等会儿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情
一叶之秋:小事情?那不是肖时钦吗
生灵灭:……
君莫笑:来来来,我来登记一下,在线的自己吱个声,不在线的队友吱个声,照顾一下手残,蓝雨先来
索克萨尔:少天,文州,小郑,小徐,小卢
君莫笑:文州啊,就你这一段我们群可算安静了会儿,不过还算正常
君莫笑:接下来微草的
王不留行:@君莫笑 叫我阿希
风城烟雨:王队你是不是对土味情话有什么误解?
夜雨声烦:我靠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还阿希?我看是阿希吧!
索克萨尔:少天你别
君莫笑:……少天我允许你继续
君莫笑:叫你大眼就好,就这么多年习惯了
王不留行:……老邓,小别,英杰,大方,柏清,小云,小柳
叶下红:队长你!
君莫笑:大方??这到底是蓝雨的还是微草的……
夜雨声烦:………………………………………………
王不留行:……
君莫笑:好,下一个霸图
百花缭乱:大张,韩队,张副队,老林,小白,奇英,牧云,小风
君莫笑:???
君莫笑:不应该是老韩,新杰和乐乐吗?
君莫笑:这个大张是怎么回事



✘✘✘✘
表示懒到不想动,所以不一定有的下

【all金】光耀(1)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只想写众人宠金
*剧情废

自己在这里被关了多久?一个小时?半天?三天?还是一个星期?…

这里是被黑暗主导的地方。金是如是想着,这时匆忙的脚步声响起,金立刻趴下装睡。

“我靠,那群大佬怎么来了!”

“哎呦,更可怕的是他们对刚刚那些‘珍品’很不满意,主人只有拿出‘他’了……”

“啧啧……这姿色,不愧是‘创世神’都会嫉妒的化身……”

“少啰嗦,干活干活!”

……

金抖动着自己的耳朵,用伤痕累累的手臂支撑起自己的身子立起来。“‘他’……是谁?”

还没有思考完,那个将金关在笼子里的那位打开了笼子。

“看来你醒了,”用平淡的语气说出残忍的话,“这样兴许可以卖个好价钱呢~”

原来‘他’是自己吗?金低垂着自己的脑袋,咬着自己已经干枯的下嘴唇,下意识的舔了舔,一股像铁锈味的液体流入口中。

有点甜……金突然意识到,那是自己的鲜血。

“那么,我亲爱的金,你可不要想不开哦~”那人一勾唇角,抓着少年的手臂,扣上了精致的锁链。

是的,不看它的连接处很像一串手链,那好看的手链事实上是锁链,虽然看着十分易碎,实际上很少有人可以毁了它。

拍卖中……

“那么激动人心的时候到了,我们拍卖行花了巨大代价将‘他’抓来,只为了这次拍卖的贵客们可以满意——‘他’,有着创世神之子的称号!”拍卖台上的女人妖娆一笑,台下男人都觉得血脉膨胀。

“那么…让我们开始竞价吧~”

“十万!”

“啊啦啊啦,这位客人真是猴急,人家还没有报价呢——”女人话锋一转,“那么,十万起价,十万一次……”

她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人打断。

“三十五万。”是个少年略带青涩的声音。金想,兴许这个少年很好相处呢?说不定会帮他……

想到这里,金怔住了,因为有人报出了更高的价格,而那个声音他无比耳熟……

“五十万。”

即使被黑色的布罩住了笼子,能听见的声音微乎其微,但是金确定,那是他的发小——格瑞,的声音。

“哈,没想到格瑞你还有感兴趣的东西,看来我非得抢下来不可啊,哈哈哈哈!”而当金震惊自家发小会来这种拍卖行的时候,另一个声音响起。

“嘉德罗斯——”

“嘭!”

这是打起来了吗……金感觉无力吐槽这个半路冒出来的人,乖乖让自家发小接走自己多好,这是在搞事啊…

“还请给我个面子……”拍卖行的主人这时走出来,笑眯眯的拦在格瑞和嘉德罗斯之间。

“那你给我一个解释,‘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格瑞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但是眼神中充斥着厌恶。

【嘉金】某一天我收到了一封情书

*人设属于七创社,ooc属于我
*凹凸学院
*私心带了瑞金
*小学生文笔【哭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收到了一封匿名情书。 金在看了一封放在他抽屉中的打印纸,第一反应便是这个写信的人……一定认识他!而且还是很熟的熟人!! 不然他昨天上课睡觉叫姐姐,前天中午吃多了不停打嗝,大前天……
金想着想着,这时身边传来一声嘲笑:“竟然有人给你这个渣渣写情书,眼瞎了吧?” 金一时间气的有些打人:“嘉德罗斯我不许你这么说!!”阳光下少年的双颊鼓着,微风吹起少年金色的发丝,湛蓝色的眸子像天空一样的纯净。
他像个天使。
嘉德罗斯只是看了一眼,就撇过脸,一向的霸气也被不易察觉的温柔代替:“喂,渣渣,给你的。” 一只黄色箭头状挂件在阳光下闪着光芒,一时间金竟然觉得嘉德罗斯脸红了,和他同色的发丝被吹起,显得他是那么温柔……
“渣渣,你太弱了。”
……才怪,他还是那个狂妄自大的神经病。金面无表情的答了一声,“哦。”起身离开了。
他没有看到,嘉德罗斯捂着嘴脸色通红,喃喃:“但我喜欢你的一切——”

————————分               割               线—————————
金的家里……
“唔……到底是谁写给我的呢…”金趴在桌上,无力的看着打印纸上密密麻麻的字,自大而熟悉的语气,但怎么也不敢确定,毕竟被他嘲笑过啊……
……等等!金突然懂了什么。
[叮!您的好友上线了!]
嘉德罗斯没有看他手上的纸是怎么知道他手上的是情书的?!
而且作为他的同桌,昨天可是他恶狠狠的把自己打醒说什么没有姐姐,只有他的!
还有前天不停打嗝也被他狠狠嘲笑过!!
可恶!
金猛的站起,冲出家,只剩下一句:“有事情出去一下!”就扔下正在帮他准备晚餐欲言又止的格瑞。
金发少年奋力奔跑着,格瑞心中空落落的,感觉自己如果不追上去会失去那一抹阳光,但他只是目送金色的消失……
“嘉德罗斯!”砰地一声嘉德罗斯家门被金推开,“我也喜欢你!”
嘉德罗斯呆滞了那么一秒,他笑了。
一向狂妄自大的他,像个孩子似的笑了。
金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太过奋力的奔跑,脸颊上染上了粉红的色彩,金色的发尾调皮的翘起,黑白色的帽子也有些许歪了。但他脸上却永远挂着那么温暖的笑容,让人想要溺死在其中。
因为我啊,最喜欢你了

让我们深扒一下孙翔去轮回的原因

*16人的小群一样嗨
*孙翔你是有预谋的吧?!
*严重ooc预警
———————————————————————————
众所周知,轮回的美少年很多,联盟第一脸周泽楷就不用说了,孙翔沉稳了之后也是有一种成熟的帅气。但是,事实上……
一枪穿云:晚好
君莫笑:小周晚上好
小手冰凉:周泽楷前辈晚好
一叶之秋:你说巧不巧
小手冰凉:?
一叶之秋:我刚准备关qq就看见队长
小手冰凉:…然后?【冷漠】
一叶之秋:然后没了…..啊
石不转:世界第一周迷?
一叶之秋:我迷自己
一枪穿云:@一叶之秋 我也
一叶之秋:我知道
一叶之秋:队长说迷我
一枪穿云:嗯
一叶之秋:我也迷队长
一枪穿云:嗯
一叶之秋:卧槽….我特么居然害羞了////////////
一叶之秋:我怕是个假的孙翔///////
一枪穿云:@一叶之秋 真的……不假
君莫笑:emmm
【安文逸视角】
我看到周泽楷前辈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就后悔打字了,我为什么要有强迫症?(私设OOC)周泽楷前辈的话我一直读不懂,甚至有时会把意思理解成相反的,这次我开始好奇周前辈想说什么,结果等来的是孙翔前辈的理解,出于疑惑我打算问问,打字的时候电脑一声提示音,我为什么要抬头?!紧接着孙翔前辈的话是周泽楷前辈的一个字“嗯”。嗯????是我理解错了还是周前辈的画风不对,再或者周前辈被最近戴妍琦前辈的本子传染了?这个嗯为什么显得那么宠溺??再后来……如你所见,孙翔前辈害羞了,以及更加甜的一泼狗粮…【抱紧我的账号卡】